剛剛,美國徹底拋棄港毒!廢青蹦躂不了幾天了

Beyond     2019-09-18     檢舉

剛剛,美國徹底拋棄港毒!廢青蹦躂不了幾天了

2019-09-18

一直以來,美國的統治性的媒體CNN,對於在香港所發生的持續近4個月的暴亂,秉承的是造謠、詆毀、顛倒黑白的手法,對香港特區政府特別是香港特區警察進行誣衊、攻擊。

當然,也一定會把最終的矛頭指向中國的中央政府。

所以,CNN就是港毒的幫凶。

只不過,隨著港毒暴徒的暴行真相被一點點的揭開,特別是越來越多的外國人,特別是美國人開始用自己的眼光來向西方世界的人民傳遞去真相,CNN的歪曲報道,被越來越多的人質疑。

包括CNN自己的記者。

昨天,在香港港毒大本營之稱的「連登」上,有港毒分子貼出一張美國平台推特上的截圖,顯示的是CNN記者對於他們暴行的報道與質疑。

港毒暴徒對於CNN記者對於他們的暴徒進行真實性報道,非常著急,說:全部負面描述,要加強國際文宣,(要說)是示威者被黑社會打、福建幫打,黑警放縱黑社會。

這兩名CNN的人說的是什麼呢?讓港毒暴徒如此重視、如此緊張?小警特別查了一下,並截取了翻譯過的截屏:

一個是翻譯後的中文名是「伊萬沃森」的說:在星期天,未經授權的抗議遊行之後,我目睹了一群抗議者在香港的天后街區毆打一名男子。目前,尚不清楚為什麼人們瞄準了他。

「伊萬沃森」的另一個帖子則說:來自香港連續第15個周末抗議活動的醜陋場面,在示威者未經授權的反對派遊行之後,我目睹抗議者在天后毆打並踢出一名男子血腥。目前尚不清楚他為什麼....

而另一個是@jodi的人,且被lvan watson 所轉推,說:昨晚對報道#hongkongprotests的記者採取的暴力行為以及警察明顯對於這種行為是不能容忍的。@fcchk再次要求根據法律授權授予媒體報道的答案和訪問權限。閃光燈也是不可接受的。#pressfreedom。

其轉推的內容是,名為「艾文L」的CNN記者說:就在:在背角,兩位記者在兩名中年男子面前打了一拳(意思是兩個記者打了兩個中年男子),他們講福建噪音普通話。

對於CNN記者在個人社交媒體上的關於香港暴亂真相的揭露,這些港毒暴徒們是怎麼看的呢?

立即對一向支持他們的CNN翻臉了,並罵CNN是狗!

然後有暴徒回覆:但好多人一看CNN報道就信。

是啊,一直以來,CNN不就是在報道香港是學生在和平遊行、手無寸鐵嗎?美國的眾議院議長不是說這是「一道美麗的風景」嗎?

相當多的西方人、特別是美國人不是一直相信CNN的虛假報道的嗎?!

之後,另一名廢青回覆說:始終CNN之前是一直「正面報導」「示威者」的!

有貌似廢青港毒組織高層人員說:緊急召喚國際文宣,外媒風向輸緊。

然後另有港毒廢青說:勇武有勇武做,文宣有文宣拆,要無後顧之憂!

看清楚、看明白什麼意思了嗎?

港毒暴徒的意思是:去行兇、「無差別襲擊平民」、傷害警察的事,由勇武組織去做,而在國際上顛倒黑白、誣陷式的文宣則由文宣組去做好,要讓實施暴行的勇武暴徒沒有後顧之憂。

之前,他們確實沒有後顧之憂。因為美國的主流媒體特別是CNN對於他們的暴行是視而不見的,根本不以報道。他們報道的是虛假的、造謠式的報道,只為抹黑、攻擊香港特區政府、香港警隊。

而美國所控制的霸占除了中國之外的全球的社交平台如FB、TW、INS加上優兔,也是做著和CNN一樣的事情。

但凡有人敢說出香港暴動真相,就立即銷號,還扣上一頂中國政府操縱的大帽子。

不僅僅是內地愛國網民的大量帳號被銷,香港愛國市民的帳號也同樣被銷。甚至於,香港媒體「點新聞」的官方帳號都被兩次銷號了。

最為嚴重的是,香港警隊發布的熱線被FB全部封殺!

所以,去特麼的美國的言論自由、新聞真相!

只不過,越來越多的CNN記者開始受不了這種讓人精神分裂式的造謠式報道了,他們有些人開始選擇說出真相。

日前,就有一名CNN的記者,在直播報道香港的消息時,沒能忍住,當場「反水」,揭穿了CNN造謠式的新聞報道與香港所正在發生的暴力真相。

正在直播的節目上,這名記者突然面對鏡頭說:我得說句實話。

什麼樣的實話呢?這個CNN記者說:這些示威者聲稱,他們是在為自己的城市未來的司法正義和民主自由而奮鬥。

這時,記者話鋒一轉,說:但今天我們所看見的卻是,示威者醜陋的暴力行為。

當然,這畢竟是面向全美直播的CNN,作為CNN的主播或者記者,他並沒有把他心中的感受全部說出來。可是我們從他的表情與言辭中可以知道,他的心裡是在罵:這特麼就是一夥暴徒、一夥恐怖分子!

勇敢的選擇說出真相的並不僅僅是上面三名或者四名CNN的記者,還有更多。

甚至於終於影響到CNN的態度,讓CNN終於承認香港所謂的「示威者」越來越暴力醜陋!

日前,CNN發出一篇報道,標題為《香港的遊行規模正在縮小,但變得更加暴力和醜陋》。

在這篇、僅此一篇的報道中,CNN承認與之前警察和示威者的衝突相比,他們的記者在街頭目睹到了一些很醜陋的現象。